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 >

行业动态

2018年上调存贷款基准利率可能性不大

 
作者:yongxing   发布时间:2017-12-25

美联储12月份如期加息,完成年内三次加息计划。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(FOMC)12月份议息会议以7:2的投票结果获得通过,决定加息25个BP,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区间上调至1.25%-1.50%。美联储于2015年12月份启动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加息,开始缓慢的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。此后,2016年12月份,2017年3月份和6月份分别加息,此次为年内第三次加息,完成2016年底的三次加息计划。

美联储上调经济增长预测,预计2018年再加息三次。影响加息的关键因素核心通胀2018年上半年有望回升。美联储预计经济增长将为渐进加息提供支持。美联储预计2017年美国实际GDP增长2.5%(9月份预计增2.4%),2018年增长2.5%(前次料增长2.1%),2019年料增长2.1%(前次料增长2.0%),2020年料增长2.0%(前次料增长1.8%)。我们认为核心通胀依然是影响明年美联储加息节奏的关键。近几个月美国核心通胀维持在1.7%左右,我们认为美国核心通胀2018年上半年有望回升。原因有三:一是2017年以来美元指数下跌对贸易和通胀的滞后效应逐步显现;二是失业率自2016年以来持续下降,目前维持在4.1%,正如美联储预计未来可能进一步降至3.9%,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推动通胀上行;三是灾害天气及石油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也可能推升通胀。核心通胀上行可能支持美联储在上半年加息1次左右。

美联储将按计划提高缩表规模。美联储预计明年1月份将月度缩减规模增加到200亿美元,包括120亿美元国债和80亿美元抵押贷款支持证券。总体来看,缩表也将按计划进行,从历史经验来看,缩表初期较为缓慢,但中期可能逐步加快。考虑到特朗普税改及美国经济增长,预计2018年下半年缩表可能逐步加快。

美元指数短期反弹的核心逻辑在于税改带动。近期美元小幅反弹主因特朗普税改预期带动,而非加息,市场对美联储加息已有充分预期。金融市场存在买预期卖事实现象,加息后美元指数往往小幅回落。短期来看,税改落地在即仍可能带动美元小幅反弹。中期来看,维持此前的判断,尚不能判定美元指数进入贬值周期。但2018年美国将启动中期选举,政治博弈加剧。此外,欧元区和日本经济强势复苏可能逐步得得确认,可能成为制约美元指数的重要力量。因此,预计美元指数升幅也较有限。相应的,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不会有明显贬值压力。加之,美联储货币政策对中国资本流动和人民币汇率影响逐步减弱,监管部门针对外汇和资本流动的宏观、微观审慎监管持续较强,预计2018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总体稳定。

中国央行顺势微幅上调操作利率,但未来存贷款基准利率调整的可能性不大。美国加息后,中国央行迅即将当天的逆回购和MLF利率小幅上调了5个基点。鉴于上调幅度很小,且投放资金量较大,此举不但不会导致市场利率上升,还有利于维护市场流动性平稳。但此举的信号意义应予以高度重视,这表明在货币市场利率显著高于公开市场操作利率的情况下,央行未来随行就市地调整操作利率很可能成为重要的市场引导方式,未来操作利率还会上调。但鉴于2017年以来贷款利率持续上升,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抬升,加息会进一步加大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上升的压力,我们认为2018年上调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可能性不大。

下一篇:美联储加息抽血,楼市能否扛过2018?